名残雪

想想自己。

內向。
因為交流和溝通需要一來一往,所以很累。
我很多時候不怎麼需要說話,也不想說話。
即使開口說話也比較精簡。
想起來我進現在的公司的第一天沒有跟同事吃飯,真不得了。
在網絡上倒是挺能說的。


懦弱

自卑

包容

聆聽

心大

簡單

人和人之間是無法完全互相理解的,而且也無法完全看透他的真面目。

不過這些跟我想要見識別人的多面性的事情上並不衝突。

有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的。

你以為一切歲月靜好,都是假的,只是還沒發生在你身上。

一開始加入遊戲群組跟一伙人聊攻略聊打法聊聊遊戲很開心的。

現在把主意打到我頭上來了我就突然醒覺了。

這群人由始至終都是這樣的,只是我忽略掉了。

狹窄的眼光,細小的世界。

人和人之間無法完全互相理解。

混雜的小圈子就讓他們內部消化去吧。

我又何必要對他們展露笑容,我又何必把臉湊上去讓他們取笑。

畢竟他們跟我三觀不合,

畢竟他們一早戴著偏見的眼鏡來看待世界,

畢竟他們沒想過走出這種狹窄圈子。


我想去觀察和了解人的多面性,看更多不同,相異,有趣的東西。

現在看到了,還有一堆油膩又惡心又不知反省的男性人群。

足夠了,再待下去只會更加受不住精神上的沖擊。

簡直是在折磨自己。

蘇打綠-我好想你。

這首歌我聽了兩年還是同樣的悲傷。

我還是會想起同一個人。

我還是會同樣低落。

但過了低谷,我覺得我就能獲得平靜。

我並不覺得表達感情,展示個人情緒是件矯情的事。

但我一旦開始進入感傷模式的時候就容易失控。

放任思緒自流,給自己一個借口,然後縱容自己的行為。

例如逃避,例如放棄,又例如糾纏著我的不想久活的念頭。

這是長期心病,不能一時半刻改變得了,我必須承受由自己帶來的惡果。

所以一次一次告訴自己忍耐,不要多想,更不要亂想。

對待任何事情上都用最自然的,用最低調的方式。工作。生活。交流。

專注於當下。

間竭性心累逃避症狀又發作。

距離上次逃避已經過去三個月,這也是我開始工作的第三個月。

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不 要 想 太 多 。

不要讓自己的想法變得複雜。

專注,集中於當下的事情。

看了一部電影,叫絕命酒店。
很簡單很簡單的一部電影,從故事,人設,起承轉合都舖排得非常簡單的電影。片長只有75分鐘,印象卻很深刻。
講述一個暴動城市裡平平凡凡的晚上。
一位酒店老板娘,負責護她周全的男護士,帶著弟弟逃走的竊匪,女殺手,軍火商,黑幫狼王和他兒子及一幫手下,就是這麼簡單的一群人在深夜所引發的衝突。
主線可以說是沒有伏筆,不拖泥帶水,該開打就打,該救人就救人,塑造氣氛進入場景也很直接爽快,比如提及老板娘的焦慮症,在獨自一人準備踏出酒店救人並打開了隨身帶著的播音機試圖冷靜,但依舊停不下來的顫抖,與愈來愈急促的呼吸聲。
有一幕很深刻的是,認識的一位舊人提起了老板娘過往的悲傷,老板娘逃回自己房裡,打...

要是這些日志被朋友……感覺會很羞辱。

可是又不爭氣的想要被他們看見。

想要他們發現到我。

我是意識到的。

近些年來自己的語言愈來愈生硬,麻木。再也表達不出什麼。毫無感染力。

這跟我本人的狀態和思想息息相關。


明天又要出去面對自己和社會了。

懷抱著恐懼和自卑。

在心中和夢中無數次,希望自己能再勇敢一點點。

啊。恐懼又來了

做了一個夢。

自己是一名雙腳殘疾的女生,生在戰爭的年代,痛苦地掙扎。

現在想起來,嚴格來說並不算是輕生的念頭吧。。

只是在想我要是能快點死就好了。

我家人也是,快點死就好了。

之所以每次強逼自己去做這去做那都是被家人氣的。

當我意識到自己的軟弱,就會想強迫自己去做好。

強行鼓勵自己一定要繼續嘗試。

事實上我很討厭這性子。

強行樂觀,有什麼用。

就像我媽叫我認清現實一樣——可我真的不想低頭。

太失望了,太侮辱了。

透明,想寫就寫。

© 名残雪 | Powered by LOFTER